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那些年,那些孩子,那些事

發布時間:2022-02-22 09:10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  那些年是1985年的7月到1989年的7月,整整4年。那些西藏來的孩子,來的時候十一二歲,回家的時候他們也還沒有成年。那些事是往事,卻歷久彌新。

  那些年,我們當老師的常說: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。為國家繁榮、民族振興培養棟梁之才,是教師的神圣職責。剛說的時候,感覺是一種責任,但并不清楚具體是什么,只是因為大家都這樣說便也跟著說了。找到這種感覺并感覺滿滿的時候,是在2014年的7月。

  2014年7月,我來到了西藏,一個讓我魂縈夢牽的地方。那些年的那些孩子,又都聚在了我的身邊?!鞍嗑?、米窮、桑珠、尼瑪多吉……”沒想到,我還能一個不差地叫上名來。他們一個個站在我面前“炫耀”著自己:我干什么,我干什么。教師、醫生、檢察官、法官、紀檢書記等等。也有靦腆的,在同學背后不肯出來,非等著我叫他。不過,同學們說,他主持大會的時候,可厲害了。

  這個時候的我感覺到了,教師的神圣職責確實是為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培養棟梁之材。

  1985年,我才26歲,是一名年輕教師,也是一個新手媽媽,孩子剛1歲,還在吃奶。一天,我接到了一個特殊的任務:接一個班。這有什么特殊的呢?原來,要求班主任必須是市級優秀班主任、先進工作者。而學生都是從西藏來的藏族學生,平均年齡大約十一二歲,需要先上一年的初中預科,共4年完成初中學業。兩個班有100人,而我,成為了一班的班主任。一切都準備好了,教室、餐廳、學生宿舍、淋浴室……我在想象與期盼中等來了我的學生。

  那些年,最難忘的是每年的藏歷新年,孩子們在遠離家鄉的山東省濟南第十四中學的操場上,擺開陣勢,點起篝火。每人用木棍支著一個羊頭,在火苗中上下翻動。煙火中伴著濃郁的羊肉味,孩子們又轉著圈跳起了鍋莊舞,一切都好像就在家鄉。

  那些年,最害怕的是孩子們生病。第一次離開西藏、走出高原的孩子,對一切都很新鮮,但新鮮勁兒還沒過,今天這個發燒,明天那個瀉肚,還有寄生蟲病。一天,一位女生肚子疼得厲害,醫院診斷是急性闌尾炎,要做手術。術后一天一夜的守護過后,孩子一切都好,我懸著的心終于放下。少小離家,遠離父母,沒病沒災的還好,一旦生了病,第一時間出現在孩子們面前的就是我。漸漸的,我感覺到了孩子們看到我時滿臉的欣慰與依賴。

  那些年,最愿看到的是孩子們那雙求知的眼睛。當他們頭頂上懸著的問號放了下來,抻直,變成了感嘆號,作為老師能為學生答疑解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  那些年,最快樂的事是每年暑假的旅行。4年里,山東省能去到的地方,孩子們都去了。青島那是首選,不知道你第一次看到海的心情如何,當時孩子們可都是眼睛睜得大大的,有的躍躍欲試,有的只敢遠遠站著看??粗懘蟮奈冶憔o叮嚀,瞅著膽小的,我又大聲鼓勵他們向前。爬泰山也是必選的項目,車到紅門,我趕緊對班久、米窮、尼瑪多吉等千叮嚀萬囑咐,揣著忐忑的心,既讓孩子們玩得盡心,還得保證他們的安全。

  那些年,最期待的是孩子們都能學成回家。整整4年,孩子們遠離父母家人,帶著他們的希冀、期待到此求學,就等著畢業的這一天,西藏日喀則也盼望著這一天學子們的歸來。

  1989年,我帶著一班、二班的學生,踏上了回家的路?;疖嚨搅宋靼?,由于前方塌方,只能滯留于此,一停下來就是7天。孩子們著急,我得拿出解決辦法。我下定決心:不能坐等,在這里坐吃山空,錢就這么多,火車不行那就汽車。我想辦法租來了旅游大巴,帶著孩子們過秦嶺,翻越米倉山,駛上大巴山,到了四川廣元才又坐上火車。一路的艱辛、坎坷不必多說,只是這一路上,上車、下車一遍又一遍地清點人數,每一次都點得心驚肉跳。直到上了火車,點完了人數,一個不少!一顆心才落下。就這樣,我終于把孩子們完完整整地送到了日喀則,送到他們的父母親人懷抱里。

  多年前,隨著青藏鐵路、西成高鐵等通車,想起那些年,不禁萬千感慨:高鐵飛架,高山已變通途。如今,我和孩子們的緣分還在延續,一生割舍不斷。(中國西藏網 文/鹿幼梅 劉魯成 作者為山東省濟南第十四中學退休教師)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8282电影院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