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【周末書薦】《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西藏記憶——張小平日記選編》

發布時間:2022-02-21 08:39:00來源: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

  張小平,漢族,1942年2月生于黑龍江省賓縣。高級記者。1965年畢業于中央民族學院少數民族語言文學系藏語文專業。曾任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副總編輯。1995年7月至2001年7月作為中直機關援藏干部,任西藏廣播電影電視廳副廳長。1994年獲國務院頒發的“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”稱號;1995年獲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證書;2019年9月獲中共中央、國務院、中央軍委頒發的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”紀念章。新聞生涯以民族、宗教、涉藏領域為主。曾先后40余次進藏,足跡遍及西藏和四川、青海、甘肅、云南四省涉藏州縣。1978年和1985年曾兩次作為登山記者,前往西藏珠穆朗瑪峰和納木那尼峰采訪國際登山活動。著有《雪域在召喚——世界屋脊見聞錄》《民族宣傳散論》《天上西藏》等。

  《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西藏記憶——張小平日記選編》

  中國藏學出版社

  2021年12月出版

  前言

  西藏是我的第二故鄉,也是我事業與生活的起點,她譜寫了我人生的主旋律,造就了我的青春與夢想。

  從1960年夏天進入中央民族學院學習藏語到現在,60年的時間過去了,我的生命和足跡早已與西藏融為一體。這期間,我先后40余次進入“世界屋脊”,走遍了西藏的主要地區。與此同時,我還先后踏訪了四川、云南、甘肅、青海四個省的各涉藏州縣,對藏民族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和認識。1999 年夏天,我首次到達甘肅敦煌石窟,了解了早期藏民族的文化形態、宗教特色和與周邊民族的關系,使我對藏民族的認識有了歷史性的升華。從1995年到2001年連續6年的援藏生活,更使我有充分的時間和機會近距離和深層次地觀察西藏和感受西藏。加之多年來對境內外有關涉藏問題相關資料的積累和研究,以及對中央的西藏政策的理解和把握,使我在涉藏問題上有了一定程度的發言權。這一切,使我對西藏的關注與日俱增。西藏的發展變化,中央的治藏方略,西藏的歷史文化和宗教,西藏的色彩和情調,每天都在我的視野之中。

  涉藏問題是當今世界的一個敏感而熱門的話題,青藏高原因而成為世人關注和向往的地區之一。百余年來,特別是20世紀下半葉,“世界屋脊”這片土地上發生的變遷震動了全世界,也引發出了許許多多的話題。思考和記錄這一歷史性變革,并將其留給今人與后人,是人民記者的天職。能夠從事這樣的事業是我的幸運。我對自己記錄和思考今日西藏的定位是:把一個真實的西藏展現給世人,把一個充滿活力和希望的西藏告訴全世界。

  從1960年到2020年,是我與西藏相依相伴的60年,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期,也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年代。

  1960—1965 年,我用5年的時間完成了在中央民族學院(今中央民族大學)少數民族語言文學系藏語文專業的學習,畢業后被分配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工作,我的西藏人生就此展開。

  形勢的發展與變化,使西藏和藏語文在國際國內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不斷提升,我也因此在傳媒工作的崗位上發揮專長,有機會長期從事民族、宗教、統戰,特別是涉藏媒體的傳播工作。還曾多次進入四川、云南、甘肅、青海等涉藏工作重點省,成為有幸直接見證西藏和涉藏州縣當代發展,并長期從事報道和研究涉藏問題的中國新聞工作者之一。

  由于職業的需要,加之從1958 年在北京101中學開始養成的習慣,每次進入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,我都堅持寫日記。到現在,已經積累了幾十本??梢哉f,這是我的一筆重要的人生財富。

  近代以來,特別是近百年來,國內外已有許多政治家、史學家、文學家、藝術家、新聞記者以及眾多的朝圣者、旅游者撰寫過大量有關西藏的論著和游記。這些作品體現了不同時代、不同人群對西藏的視角和感悟。

  學習藏語文,走進涉藏領域,為西藏奉獻一生,是我今生的機遇與抉擇。作為終生為西藏的發展、進步而工作的一名中國新聞工作者,在我從事涉藏傳播事業50余年的時候,用我的經歷與視角,記述我與西藏和涉藏工作重點省的半個多世紀,記述我對西藏60年的跟蹤與思考,并公之于世,是我非常想做的一件事情。

  現在讀者看到的就是我在西藏與涉藏工作重點省的日記選編,其中也包括在內地和海外參與的和涉藏有關事務的記錄。

  謹以此書獻給哺育我成長的祖國和人民,獻給我可敬可愛的西藏父老鄉親,獻給我深深眷戀的這片高天厚士,獻給海內外一切關注西藏、熱愛西藏、愿意了解一個真實西藏的人們。

  日記選編

  1960年8月25日

  揭曉:中央民族學院!

  上午終于接到了高考錄取通知書:考取中央民族學院藏語文專業。

  我感到無比興奮和幸福。從此,我將走上民族工作的崗位,將把畢生精力獻給壯麗的民族事業,將同西藏人民一起為創造幸福生活而奮斗,我感到這個工作崇高而又艱巨,應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。首先要樹立堅定的無產階級立場,要懂得黨的民族政策,要防止大漢族主義思想情緒,同時要有獻身精神。因為藏族地區還較不穩定,工作中還是有危險的。要為藏族人民服務,就要不考慮這些,在必要的時候獻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。

  中央民族學院條件很好!黨花了很大力量辦好這所學校。作為新學生的我,有決心學好,不辜負黨的期望。  

  1963年2月25日

  西藏,我來了!

  翻過海拔5200 米的唐古拉山口就進入西藏了。幾年來的理想變成了現實。

  這里藏族同胞較多了。人民生活貧困,衣服破舊,滿身油污。男子留長一條或小辮數條。高原的早晨極冷,但太陽升起后溫度又驟然上升。我基本上經受住了考驗。幾天來情緒高,食欲旺盛,談笑風生。我知道,情緒是勝利的催化劑。

  漆黑夜里白茫茫,沙漠雪山放眼望。

  祖國大地任我走,一心直奔新西藏。

  祖國男兒志四方,理想花朵正待放。

  青春年少欲何為?發奮圖強建邊疆。

  1965年9月1日

  西藏自治區今天在拉薩成立。西藏在歡笑。西藏正經歷著歷史上最歡樂的日子,百萬農奴歡呼西藏自治區的成立,歡呼西藏人民大革命勝利者的大會——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的召開。

  千百年來,藏族人民一直在盼望著自己當家作主的日子,盼望著自己真正做主人的日子。今天,這個日子來到了,中國共產黨和毛主席使這個日子提前到來。

  這些天來,報紙、廣播電臺都在介紹著西藏奇跡般的歷史,描繪著西藏光輝燦爛的未來,電臺中響徹著翻身農奴的歌聲,電影中展現著西藏高原絢爛多彩的風貌……

  我的心,飛到了西藏,飛到了拉薩,飛到了藏族勞動人民中間,我不止一次地回憶起在西藏生活的日子,回憶起在西藏勞動人民中生活的日日夜夜,我為藏族人民的這個歷史性的日子歡呼,為西藏人民的新時代歡呼。

  五年前,我懷著對農奴主的仇恨走進了中央民族學院的大門,開始了藏語的學習,現在,我即將走上工作崗位,開始為人民服務,為藏族勞動人民服務。雖然目前我還不能踏上西藏大地,還不能直接生活在藏族人民中間,但是,我要永遠胸懷世界,胸懷祖國,胸懷西藏,做黨的忠實宣傳員,做黨的喉舌,為了藏族人民的革命事業獻出畢生的力量。

  在走向革命工作崗位的前夕,我要認真學習毛主席的 《紀念白求恩》《為人民服務》等文章,堅決服從分配,不講價錢,不講條件,放在哪里,在哪里扎根。在最近的幾年為一生的革命工作打下一個較好的基礎,不辜負黨對我16年的教育和希望。

  西藏自治區成立,我即將走上工作崗位,這兩件大事預示著我身上的擔子更重了,接班的時刻己經到來。

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

(1965年9月1日)

風卷殘云滿眼春,高原巨變驚觀音,

神地圣境平地起,紅旗笑語暖我心。

任憑惡浪烏云滾,不怕妖言惑人心,

西藏巍然邊陲立,百萬農奴握大印。

六年勝過一千春,翻身兒女掌乾坤,

萬眾歡呼毛澤東,哪有叛徒喇嘛份?

喜馬拉雅勢雄渾,雅魯藏布江濤滾,

歷史新篇再起步,接班兒女最振奮!

  1974年8月7日

  早飯后,借上鋪蓋,與熱地書記乘地委汽車赴紅旗公社。一路上,草場如綠色地毯展現在眼前,牛羊如云朵般在天邊游動。途中,汽車兩次陷入沼澤,至下午1時到達公社水利工地。

  熱情淳樸的藏族牧民,一與他們接觸,就感到自己與他們差距很大。這些勤勞的藏胞,世世代代生活在遼闊的草原上,他們以極其簡單艱苦的方式放牧著牛羊,創造著人類的歷史,他們是真正的英雄。勞動之余見他們在熟練地揉皮子,揉皮板上下揮動,皮子在手中、腳下自如地翻轉。

  這里放牧的是山羊。每天擠奶3次,主要是做酸奶,擠奶時將羊拴成一排,逐個用手擠。

  與地委辦事組封副組長商談工作。后找公社兩個生產隊副隊長談情況,著名的多吉書記的事跡令人感動。

  晚上與老貧牧孔度交談,結束后我用藏語對帳篷中的群眾講了話,他們都很感動,有的說我是藏族。老人對比新舊社會,說明社會發生了根本變化。他說,舊社會地方政府來人遭殃,現在中央干部下來和大家坐在一起交談,這在過去不可想象;過去藏兵來了,婦女遭殃,現在解放軍來了,秋毫不犯。他說能和我交談感到無比愉快、高興。

  牧區住帳篷,一個帳篷里住三四家,均擠睡在一起,我今晚也如此。與翻譯韓衛東住在一個有10個藏族女孩住的帳篷里,她們十分熱情,把最好的地方給我們騰出,而她們卻蜷縮在簡單的毛制氆氌中入睡。

  西藏的生活、生產水平仍很落后,對此我十分不安。我們只有努力工作,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的步伐,才能對得起西藏歷史的創造者——藏族百萬翻身農奴。  

  1980年7月18日

  難忘的亞東一天。

  縣里派丹增卓瑪陪我去切瑪公社二隊采訪,后又步行5里去春丕公社。這里是歷史上的交通要塞,受漢族先進文化和外國的影響很深,且處處可見。

  亞東人酷愛喝甜茶、白酒,如同愛喝青稞酒、酥油茶一樣。他們把內地叫“美界”(“祖國”之意),把亞東及其以北地方叫 “博”,把不丹人稱“ 竺巴”,’,稱尼泊爾人為“柏巴”。當地語言中60%以上與不丹、錫金語接近。翻過東西兩座山即為不丹和錫金,一般幾小時即可到達。此地與乃堆拉山口極近,有國防公路和軍事設施。

  這里山花遍野,野果俯拾皆是,亞東河在山谷中轟鳴,兩岸青山,水中綠洲,使人如臨仙境。

  這里的房屋寬大,一般三層,有客房、臥室、佛堂、伙房、肉庫、倉庫,糧庫有泥土層相隔,可防潮。房墻有2尺半厚,為石結構,中夯阿嘎土,窗臺極寬,可防地震。這里是地震多發區,時有地震發生,地震出現時,人站在窗臺上即可,即使屋架倒塌,墻也不會倒。

  這里家家是花園,果樹很多?,F在蘋果已掛滿枝頭,紅黃相交,果枝低垂;菜園中萵筍、蠶豆、韭菜、蔥等長勢極好;還有溫室,黃瓜、辣椒都已結果。

  這里依山傍水,花紅樹綠,實為西藏佳境。歷史上英、印對此垂誕三尺,確有緣由。

  這里風俗習慣極為有趣,喝團結酒,行火葬。洗澡時先燒紅石頭,然后將熱石頭投入盛有涼水的木盆中,水變熱后即可洗澡。居民家中的青銅器皿和清代瓷器極多。

  亞東是中國的邊陲,亞東風光是中華民族的驕傲。當地漢族居民也不少,至今下司馬還有 “劉先生”,漢藏聯姻的子女名字也很有趣,如“姐姐五女”等。

  群眾對黨的政策極為擁護,普遍認為給了他們自由和主動權。

  雨中亞東,郁郁蔥蔥。在雨中先后走進許多居民家中,感觸頗多,可謂是西藏之行大開眼界的一天。

  1998年4月27日

  上午到昌都老城區看街道,去強巴林寺看帕巴拉主寺及下榻處。

  下午看昌都兩河匯流處,選渡江作戰外景地,并看阿沛住過的總督府及王其梅住處,拍攝資料。

  上午給陰書記打電話,他十分高興,并提供選景線索。

  晚上與楊松暢談。他在西藏問題上很有見解。要點是:電視劇要講清西藏和平解放是歷史的必然,不要附和西方觀點,要理直氣壯地宣傳自己;江澤民說,克林頓不知道西藏有封建農奴制度,說明我們宣傳不夠,要在電視劇中充分表現農奴制度的殘酷與落后;西藏不是美國,不能搞民族保留地,不能把人當野獸一樣關在籠子里供人觀賞。西藏要發展;西藏的實踐是最好的繼承民族文化。民族文化只有發展,只有融入現代意識,才能真正在世界上取得自己的地位,否則就無生命力可言;昌都投資3億元,1.5億元用于搞安居工程,干事業不一定要人理解,關鍵是成果;西藏必須發展,才能確定自己的地位。工業也要發展適合西藏的門類,不是絕對不能發展。

  昌都變化很大,一幢17層的西藏最高建筑——農行大樓及配套宿舍等工程已經接近尾聲,在兩河口高高聳立。

  2014年7月26日

  應援藏干部、齊齊哈爾大學黨委書記李海紅的邀請,來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,在該校召開的 “援藏工作20周年研討會”上作“關于援藏工作和西藏發展的幾點思考”的發言。談到了關于“援藏”和“援藏干部”的概念、關于“援藏工作”與“治藏方略”、關于援藏工作的思路等幾個問題。

  我在發言中還就援藏工作提出了幾點建議:

  1.加強援藏干部隊伍的自身建設。要提倡援藏干部繼承和發揚 “老西藏精神”,在援藏全過程中認真學習西藏歷史、文化與宗教的基本知識,學習黨和國家的民族政策,還要學習一些藏語。這是援藏干部更好地接觸群眾,了解群眾,從實際出發開展西藏工作的重要知識、政策和語言基礎。

  2.西藏的現代化建設要有西藏地區特色和民族特色。援藏不要照搬與內地一樣的發展模式和發展樣式(包括城鎮規劃、房屋建設、地名設置等),要突出開發地方優勢,經濟發展不要搞大而全。要尊重藏族同胞的宗教信仰和宗教觀念,各項工作繼續 “慎重穩進”;要在援藏工作中注入更多的新觀念、新思想,加強對當地干部群眾的知識教育和科學教育。援藏干部在當地不要搞援藏紀念碑、紀念牌之類的東西,援藏建筑上的標記也要十分慎重。

  3.定期輪換和長期建藏要結合起來?,F在的援藏干部制度還處在一個正在實施、不斷總結經驗的過程之中,這一制度肯定需要進一步改進與完善;對干部在藏年限、管理使用制度等還要繼續探索。建議在實施“定期輪換”制度的同時,也要倡導“長期建藏”的“老西藏精神”。

  4.建議中組部、統戰部、西藏自治區等有關職能部門和機構,注意重視發揮歷屆援藏干部的作用,是否可以建立一種機制,適當組織相關活動(包括進藏考察、研討等),經常聽取大家對西藏工作的意見和建議。

  許多援藏戰友參加了這個研討會。

  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會長范小建到會講話,并特意看望我,同我熱情交談。小建會長是著名新聞工作者范長江同志的兒子,他本人也是一位“老西藏”,這也使我們的談話變得更加親切和坦誠。

  2019年9月29日

  返回北京。

  上午去臺里,在老干部處小熊那里領取了中共中央、國務院、中央軍委頒發的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”紀念章。

  手捧這沉甸甸的紀念章,心里很不平靜。70年前的1949年,我7歲,剛剛上小學,在東四寬街全民小學迎來了新中國的誕生。70年來,作為在五星紅旗下長大的一代,我經歷了70年來共和國經歷的一切。少年時代,我受到了良好的愛國主義思想和革命傳統的長期熏陶;101中教育的影響跟隨了我一生,在圓明園的廢墟上,我基本上懂得了要樹立一個什么樣的人生觀;中央民族學院的學習,堅定了我為西藏人民的幸福和西藏的發展奮斗的決心;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國家意識形態中樞的大環境和大平臺,為我的新聞工作之路提供了一個廣闊的天地,使我在涉藏領域這個特殊的戰場上,經受了更多的鍛煉和考驗,成為一名較為熟悉西藏和涉藏問題的新聞工作者。

 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。黨和國家的厚愛與認可,使我決心在有生之年繼續發揮余熱,繼續走進西藏、感受西藏、傳播西藏,盡我的微薄之力,為國家的涉藏工作作出我最后的奉獻。

(責編: 李雨潼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8282电影院在线观看